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笔记

on under 炒股
1 minute read
  • 道氏理论并不是从实验室里诞生的,而是道氏作为敏感尽责的报人对诸如当事人这样的案例观察总结出来的,是道氏和当事人这样的市场参与者交流互动的共同产物。

  • 最终,他领悟到市场按照最小阻力路线演变,这就是趋势;总体市场的大趋势决定个股演变趋势,真正的利润来自总体市场趋势,而不是个别股票的个别短线波动。只有当他领悟出这一点之后,他才从豪赌客跃升为职业交易家。

  • 。他摸索前行的过程,就是积累技术分析才干的过程,而其交易成功就建筑在他对技术分析本质的领悟和严格服从的基础之上。在市场技术分析中,趋势是核心概念,行为要领是服从纪律。通过本书,技术分析从业者可以正本清源,认识技术分析的起源、发展,最重要的是切实体验到趋势的重要性,把趋势永远放在技术分析的核心地位。

  • 21年后(1922—1923),当事人已经经历了多次起落,终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造诣,于是他平静地总结:“投机者的主要敌人总是潜藏在他的内部自挖墙脚的。不可能把‘希望’从人类的天性中割除,也不可能把‘恐惧’从人类的天性中割除。在从事投机时,如果市场运行对你不利,每一天你都希望这是最后一天——盲目听从希望的摆布,不接受最初的损失,到头来,亏损反而变本加厉。”

  • 盈利是交易者行为正确的回报,亏损则是行为错误的必然结果。市场对行为错误者的惩罚来得极快、极狠。对交易者来说,追求交易行为的正确性无疑是头等大事,因此,借鉴交易者的经历、借鉴他人的成败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意义。取他人之长、避他人之短,从他人身上发掘交易行为正确和错误的本质,而不必事事自己重来一遍。

  • 生必须是平衡的,交易是人生的一部分,与其他方面应当维持平衡。没有平衡的人生,就没有持久成功的交易事业。他对美女、美酒不加节制,最终丧失了早年严格自制的作息规律、生活态度。他的家庭悲剧是他的人生失衡的标志,也可能是导致自杀的原因之一。

  • 没用多久,我从对赌行拿出来的钱就比我在股票经纪公司营业部的差事挣到的报酬多得多了。于是,我不干行情书童了。我的亲友纷纷劝阻,但是当他们看到我赚的钱时,就没话说了。我只是个男孩,而且办公室小伙计的薪水不足挂齿。我的副业确实干得非常出色。

  • 。事实上,如果我在开仓之前确信自己是对的,就总能最终获利。真正打败我的,是自己的定力不够,不能始终贯彻自己的技术要领——也就是说,仅当我看到市场前兆确实对交易有利时,才入市交易。

  • 不顾实际市场状况,只顾不停地买卖,是导致华尔街许多交易亏损的罪魁祸首,甚至专业交易者也逃不过这个陷阱,他们觉得自己每天都得带一点钱回家,就象拿工资的寻常上班族那样。请记住,当时我还是个毛头小伙。我并不知道自己后来会得到什么样的大教训,十五年后,尽管我对某个股票已经十分看好,但是正是这份大教训使我继续耐心等待了两个星期之久,眼看着它上涨了30个点之后,才认为是保险的买进时机。当时我已经破产了,正力图东山再起,承受不起丝毫的鲁莽和草率。背水一战,只能赢不能输,于是我只有耐心等待。那是1915年。说来话长,后面合适的地方再谈吧。言归正传,多年来我在对赌行里给他们迎头痛击,但是最终还是叫他们夺走了我的大部分赢利。

  • 好,我用不着从鱼头吃到鱼尾,可以支付一个点的保证金,本金飞快翻番;或者,也可以只挣半个点,见好就收。每天交易一二百股,到了月底,进账不错,对吧?

  • 我的亏损已经教导我,除非已经确信在前进过程中不会被迫后退,否则干脆不能开始前进。

  • 投机,是一桩艰苦而充满磨难的行当,投机者必须始终全身心投入他的工作,不然,很快便一败涂地、无工可务。

  • 就这样,我回到老家。但是,就在到家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这辈子只有一个追求:筹集本金再回华尔街。那里是全国唯一可以让我大手笔交易的地方。总有一天,我的交易路子会走对的,到时候我需要这样一个用武之地。如果你追求的目标恰如其分,那么这一切都会朝你走来,回报你的正确性。

  • 我清楚为什么赔钱、怎样赔的钱——因为我不顾市场状况始终不停地交易;因为我没有按照自己的系统交易,我的系统基于扎实研究和实践经验,但我进场只是赌博。我期盼赢利,而不是知道根据一定模式交易便应该赢利。

  • 让你丧失世上拥有的一切,这样来教导你绝不可做什么——还有什么比得上这样的教育效果呢。那么,当你学会绝不可做什么才不会赔钱之时,正是你开始学习应该做什么才能赢利之刻。

  • 如果某股票行为不对路,就不要碰它;因为,既然你不能准确揭示何处不对,就不能分辨它到底要走哪条路。不能查清事实,便不能判断。没有判断,就没有利润

  • 大钱不是从哪一次或几次个别起伏中产生的,而是从主要趋势中产生的——就是说,大钱不在于阅读行情纸带,而在于全面估量总体市场及其趋势。

  • 我已经在华尔街打滚多年,赢过千百万美元,也亏过千百万美元,我要给你的忠告是:我之所以挣大钱,从来不是凭我的作为,而是始终凭我的无为。明白吗?凭我的耐心坚守。正确判断市场方向,其实没有什么奥妙可言。你总是发现很多人在牛市早期便已经看多,在熊市早期便已经看空。我认识许多人,他们都有能力精准把握时机并正确行动,当价格恰恰处在有潜力造就巨额利润之处时,便开始买进或卖出。然而,他们的经历总是和我同出一辙——也就是说,他们都没有从中实现真正算数的利润。既能够正确判断,又能够耐心坚守,这样的人凤毛麟角。我发现,这属于最难学会的内容之一。但是,作为一名股票作手,只有牢牢掌握这一点之后,才能赚大钱。对一名交易者来说,真正学会交易后赢得百万美元,比他在懵里懵懂的日子要挣几百美元还容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千真万确。

  • 在牛市行情中,做法只能是买进并持有,直到你确信牛市已经接近尾声。要这么做,你就必须研究总体市场状况,既不是内幕消息,也不是影响个别股票的特殊因素。然后,忘掉你所有的股票;忘掉,才能保住!耐心等待,直到你看到——或者如果你愿意这么说的话,直到你认为你看到——市场方向逆转,即总体市场状况开始反向。你必得施展自己的才智和眼光才能做到这些,否则,我的忠告就象叫你“买低卖高”,白痴一般。最有益的一桩,任何人都能学会,是不再企图抓住行情最后的八分之一美元——或者行情最初的八分之一美元。这两个八分之一美元,是世上代价最高的八分之一美元。它们令股票交易者付出的代价加起来何止千百万美元,足以修建一条横跨美洲大陆的水泥高速公路。

  • 建立头寸,并坚持到底。我能不带丝毫急躁地等待。我能眼看着市场回调而不动摇,心里明白这只是暂时现象。我曾经在卖空10万股的过程中预计市场出现大幅回升。

  • 唯有大行情,才能为你造就大利润。

  • 华尔街在最初一二天没理会地震。也许他们会告诉你,这是因为关于地震的第一批报道不太令人担心,但是我认为,这是因为必须花费如此长的时间才能改变公众对证券市场的看法。甚至绝大部分职业交易者都是反应迟钝、目光短浅的。

  • 当然,在听到宣布派发史无前例的10%红利的那一刻,我当即意识到,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因为我背弃了亲身经验的指引,听从了小道消息。我把自己的清醒判断丢到一旁,选择了一位朋友的怀疑,就因为他没有利害关系,并且通常是个明白人。

  • 从此以后,我开始着眼于基本市场状况,不再汲汲于单个股票。在硬碰硬的投机学校里,我把自己升高了一级。升这一级可谓耗费时日、艰难曲折。

  • 要掌握股票交易的基本要领,似乎并非易事。我常常说,在正处于上升状态的市场中买进,是最舒服的股票买入方法。请注意,关键在于不要一门心思想着买得尽可能便宜,或者卖得尽可能最高,而是一定要买在或卖在正确的时机。当我看空并卖出某个股票时,每次卖出的价格都必须比前一次卖出的价格更低。当我买进的时候,情况正相反。我必须按照步步上涨的方式买进。我不按照步步下降的方式买入做多,而是按照步步上涨的方式买入做多。

  • 试举例说明,假定我正在买进某股票。我在110买进2000股。如果在我买进之后,该股票上涨到111,那么至少暂时我的操作是正确的,因为现在该股票已经高了1点,我的头寸表现为账面利润。好,因为我是正确的,所以我再度进场,又买进2000股。如果市场仍然处在上涨状态,我再买进第三笔2000股。假设股价已经上涨到了114。我认为,到此时为止,买入这么多已经够了。现在,我已经具备一定的交易铺垫,下一步就从这笔头寸开始。我有6000股的多头,平均成交价为110 3/4,当前股票价格为114。这会儿我暂时不打算再买进。我一边等一边观察。我推测,在上升过程的某个阶段,市场可能出现回落。我希望看一看回落之后市场到底如何处置这轮行情。或许市场回落到我第三笔买进的价位。假定市场走高之后跌回到112 1/4,然后市场上涨。好,就在市场涨回113 3/4的时候,我立刻下指令买进4000股——自然是按市价方式。好,如果我得到这4000股的成交价为113 3/4,那么我知道什么地方有问题了,于是我发出一份测试指令——也就是说,我要卖出1000股,看看市场有什么反应。但是,如果当初我在113 3/4时发出的买进4000股的指令中,有2000股成交价为114,500股的成交价为114 1/2,余下的股票越买价格越高,最后500股的成交价为115 1/2,那么,我知道我是正确的。正是这4000股成交的具体情况,告诉我在这个时点买入这个股票到底是否正确——当然,上述做法的前提是,假定我已经认真仔细地研究了总体市场状况,并且大市看涨。我从不希望买进股票的价格太低廉,或者到手太容易。

  • 记住,股票永远不会因为价格太高而不可买进,或者因为价格太低而不可卖出。然而,在你第一笔交易之后,除非第一笔交易有利润,否则就不可做第二笔。等待并观察。这正是你的纸带阅读技巧派用场的时候——帮你抉择合适的时机来开始行动。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交易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精准选择合适的时机来开始行动。这一点的重要性,我是经历多年后才认识到的。为了领悟这一点,我付出了千千万万美元的代价。

  • 1906年夏天在萨拉图加关于联合太平洋铁路的遭遇,令我对内幕消息和他人的谈论更加敬而远之——也就是说,他人的观点、推测和猜疑,无论出自交情深厚的朋友,还是精明强干的大能人,一概敬谢不敏。事实,而非自负,已经向我证明,我有能力比其他绝大多数人更精准地阅读行情纸带。

  • 我再三强调我从不和行情纸带争论,这就是缘故。因为市场意外地、甚或毫无道理地对你不利,你便对市场生气,那就象得肺炎的时候对肺生气一样荒唐。

  • 我经历了一个逐步摸索的过程才最终完全认识股票投机事业的全豹,除了阅读行情纸带之外,还有极为丰富的其他内涵。帕特里奇老人认为,在牛市行情下必须始终保持看多的立场,这一点具有生死攸关的重要性。毫无疑问,正是他的执着促使我一心扑在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上——确定当前市场大势。于是,我开始领悟到,大钱必然,也只能来自大规模行情。无论看上去可能是什么原因最初刺激了市场,事实是,大规模行情之所以持续,既不是因为有人联手操纵,也不是因为金融家的阴谋诡计,而是由基础环境条件所决定的。无论谁来阻碍,大规模行情都将不可避免地必然按照其推动力量所决定的幅度、速度和持续时间来展开。

  • 在萨拉图加经历之后,我开始看得更清楚——或许应该说更成熟——既然整个市场的股票都按照大潮流的方向运动,那么,我过去自以为是地研究个别波动或者研究这个、那个股票的表现就没那么必要了。同时,如果某人以大规模行情为出发点,在交易时并不会受什么限制。他可以买进或者卖出整个名单里的股票。

  • 从我不再只见行情纸带不见市场全豹的那一刻起,我便不再让自己削尖脑袋只顾追求哪只股票的日常波动了,从此以后,我简直脱胎换骨,采用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待市场。我从一个报价接着一个报价的歧途回归到上述基本原则的正道,从日常价格波动回归到市场基本趋势。

  • 当然,我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每天照例吸食市场“麻醉剂”——财经媒介。所有交易者概莫能外。然而,其中大多数内容属于闲言碎语,部分甚至存心误导,余下的则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也有声誉良好的每周评论,不过,当它们谈及市场基础状况的时候,也不能令我完全解渴。一般说来,金融编辑的角度和我的角度不同。整理事实并根据事实获取结论,对他们谈不上生死攸关,而对我来说是。不仅如此,在考虑时间因素方面,他们和我之间也存在一道鸿沟。对我来说,分析已经过去的一周,不如预测即将到来的几周更有意义。

  • 就这样我学到了一个教训,在熊市行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即使看空是完全正确的,最好也不要马上开始大笔卖出,一定要等到不存在发动机回火风险之后。

  • 人如果不犯错误,用不了一个月就能拥有整个世界。但是反过来,如果他不能从自己的错误中汲取经验教训,迟早一文不名。

  • 我从来都是单打独斗。在对赌行最初开始交易生涯的时候,我就是这样,从此一直保持不变。这是我的头脑施展才能的方式。我必须自己双眼观察、独自深思熟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市场开始朝我的方向运动后,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并肩作战的同盟军一世上最强大、最可靠的同盟军:基本形势。它们正竭尽全力来帮助我。或许有时候它们为了动员后备力量会稍稍延迟片刻,但是它们是值得信赖的,只要我没有过于不耐心。我不是凭自己阅读纸带的本事或者自己的直觉在和机会对抗。在一系列市场事件的背后存在着不可抗拒的内在逻辑,是它帮助我获利。

  • 我之所以赔掉我从对赌行挣到的第一笔1万美元,就是因为不顾季节、不分日子跳进跳出,不管市场条件是否合适。我不会重蹈当年的覆辙。

  • 下一天,电报线路恢复,如常收到最新报价了。阿纳康达开市于298,上升到302 3/4,但是很快它的势头就慢慢消磨掉了。同时,市场上其他股票表现得也不象还有进一步上涨余地的样子。我打定主意,如果阿纳康达跌回301,我就必须断定它的整个这轮行情都是假象。如果它的上涨行情合理的话,价格应该已经一鼓作气达到310了。如果它不涨反跌,就意味着我观察的那些范例辜负了我,我现在是错误的,而当一个人犯错的时候,唯一该做的就是停止继续犯错、重回正确的一边。因为预期30~40点的上涨,我买进了8000股整股。这不是我第一次犯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 刚刚发生的事情说明,我从来不以限价方式交易是对的。假定我把卖出价格限定在300,结果怎样呢?我就绝不可能脱手了。不,先生!当你想离场的时候,一定离场。

  • 我的回报不是来自我看空,而是来自我的行动服从逻辑。

  • 起初,我的远见曾经令我破产。但是,现在我既正确又成功。无论如何,真正令人开心的是清醒地意识到,作为一名交易者,我终于走上了正确的轨道。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但是我知道做什么了。再也没有踉跄挣扎,再也不是半生不熟的方法。纸带阅读技巧是这个行当的重要组成部分,选择正确的时机入市同样重要,坚定持有你的头寸也同样重要。然而,我最大的发现在于,你必须研究总体形势,按照各方面的影响大小排列顺序,由此就能预期市场未来发展的可能性。一言以蔽之,我学到了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获得回报。我不再盲目赌博,或者偏执于追求这门游戏的技巧,而是通过艰苦的研究和清晰的思维来赢得成功。

  • 你观察市场——即,观察行情纸带记录的价格轨迹——的目的只有一个:判断市场方向,也就是价格走势。我们知道,价格要么上涨、要么下跌,取决于它遭遇的阻力大小。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可以这样表述,正如其他所有事物,价格沿着阻力最小的路线运动。无论哪一边,它只选择最容易的一边,因此,如果它在上升时受到的阻力比在下降时受到的阻力更小,它就会上升;反之亦然。

  • 事实上,人们往往因为股票看起来便宜而买进,看起来昂贵而卖出,由此损失的金钱左一百万右一百万数都数不完。投机者不是投资者。他的目标不是为了按照一个比较有利的利率水平获取固定的资金收益,而是通过价格的上升或下降而博取利润,不论他选择哪一个市场交易。于是,需要判定的关键因素是从交易的那一刻向前展望的阻力最小的行情路线;而他应当耐心等待的是市场明确界定自身阻力最小行情路线的关键时刻,因为这才是他积极入市的信号。

  • 永远不因为股票价格太高而不能买进,不因为价格太低而不能卖出

  • 在窄幅波动的市场行情中,当价格谈不上任何明确方向而是只在狭窄范围内横向延伸时,企图预期市场下一步大动作到底是向上还是向下,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你该做的是观察市场、研读纸带以确定价格横向波动的上下极限位置,拿定主意除非市场在哪一个方向上突破了上述极限位置否则绝不沾手。投机客必须让自己一心一意顺从市场才能谋取利润,决不能执迷不悟强求纸带顺从自己。

  • 不久前我和一群朋友在一起。大家渐渐聊起了小麦。其中有些人看多,有些人看空。最后,他们问我有什么想法。好,我已经研究这个市场一些日子了。我知道他们不想听什么统计数字或者基本形势分析。于是我说:“如果你们打算从小麦上挣出一些钱,我倒是可以告诉你该怎么做。” 他们都回答想挣钱,我便告诉他们,“如果确实想从小麦上挣钱,只要好好观察它。等着。等它超越1.20美元的那一刻买进,就能赢得一记漂亮的快球!” “为什么现在不买,才1.14美元?”一位老兄问道。 “因为现在我还不知道它到底会不会涨。” “那为什么到了1.20美元还买进呢?这个价格看起来已经很高了。” “你是愿意凭着对获得巨大利润的向往而盲目赌博呢,还是愿意明智地投机,取得数额较小但是可能性大得多的利润呢?” 他们统统说宁愿要数额较小但是可能性大得多的利润,于是我说道,“那就照我说的做。如果它向上超越1.20美元时买进。” 我在前面曾告诉你,我已经关注它很长时间了。几个月来,它一直在1.10~1.20美元之间成交,特别没有方向感。好,先生,有一天它收市于1.19美元以上。我立即做好准备。果然,第二天它开市于1.20~1/2,我买进了。它一路上涨到$1.21,$1.22,$1.23,$1.25,我一路紧紧跟随。

  • 在棉花上,我的交易经历在很长时间里一直非常成功。我对它有一套自己的心得,而且完全付诸实践。举例来说,假设我决定投入的总额度大约4~5万包。好,我会如自己所言研读纸带,观察买进或者卖出的机会。再假设市场的阻力最小路线显示为看涨行情。好,我会先买进1万包。在完成这笔买入之后,如果市场比我最初买进的价格上涨了10点,我就再吃进另外1万包。市场表现前后一致。这时,如果我能取得每包20点、甚至1美元的利润,我会再买进2万包。于是,我完成了自己的总额度——我的交易基础。然而,如果在我买入最初的1万包或2万包之后出现了账面亏损,便立即平仓了结。在这种情况下,或许我只是暂时是错误的。但是正如我前面所说,不论在哪个市场,如果开头便错,就不值得再做下去了。

  • 我想我也曾经说过,这些介绍描述了或许我可以称之为我的建仓系统。只用简单的算术就可以证明,如果

  • 仅在赢利的条件下才投入大额的风险头寸,那么反过来当你亏损的时候只是小额试探的头寸遭受亏损,实际上就是这样。如果某人按照我介绍的方式交易,他就总能建立有利可图的头寸,重仓赢取利润。

  • 他是一位很著名的交易人士,在我们那里有一个账户。这家伙真聪明,而且很冷静。他在股票上挣了钱,于是人们向他打听交易建议。可他难得开口。人们向他咨询自己的交易是否明智,要是实在躲不过去,他便会引用他最喜欢的一句赛马场格言:‘不下注不知输赢。’他在我们的营业厅交易。他会先买进某个活跃股100股,如果它有1%的上涨,这时再买入另一笔100股。再涨1%,再买100股,以此类推。他总是说他做交易不是为了让别人挣钱的,因此他会在最后一笔买入的成交价格1点之下设置止损指令。如果价格保持上升,他便跟着市场上调止损的点位。当市场出现1%的回落时,触发他的止损指令,让他出市。他宣称,无论损失出自他原来的保证金,还是出自他的账面利润,只要超过1个点,都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 从十四岁开始,我便一直投身于投机事业。这么多年以来,这是我唯一从事的行当。我想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已经经历了近三十年持续不断的交易生涯,其中既有本金微不足道的时候,也有坐拥数百万美金的时候,最终获得的结论是,某人在某一时期有可能战胜某个股票甚至某一类股票,但是没有那位活人能够击败股票市场!某人可能在棉花或谷物某一笔交易中挣到利润,但是没有人能够击败棉花市场或谷物市场。这就象赛马。某人可能在一场赛马中取胜,但是不可能战胜赛马这个行当。

  • 要是我有办法更进一步强调上述陈述,或是更进一步加重语气,肯定不遗余力。不论什么人持有任何异议,都不会有任何不同。我的这些陈述是不容置疑的,我知道我这么说是正确的。

  • 这次经历让我认识到,即使没有任何来由,人也可能自导自演愚蠢荒唐的一出。这是很有价值的一课。这一课花费了数百万美元,给我一个教训,交易者另一个危险的敌人是容易受到一位吸引力难以抗拒的人物以非凡的才华表达出来的似是而非之论的感染。话虽然这么说,我始终琢磨着,只花费1百万美元可能也已经足以学到这一课了。然而,命运女神并不总是让你自己决定交多少学费。为了教训你,她先狠狠地揍你板子,再把她的账单交给你,知道你不得不付,不管金额多少。现在我终于明白自己犯傻的潜力可以达到何种地步,断然给这自招的无妄之灾画上了句号。珀西·托马斯就此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 关于股票投机的行当,我已经学到了很多,然而,还是没有学到太多关于人性弱点如何作梗的内容。世界上没有那个人的头脑能够像机器一样不论什么时候总是保持同样的效能,让你始终可以依赖。现在我终于认识到,我做不到始终如一地免受其他人或坏运气的影响,并不完全靠得住。

  • 我在丹·威廉森营业厅的行为方式是合情合理的,然而我是一名投机者,允许任何人情世故的考虑压倒自己的独立判断,则既不恰当也极为不智。感恩图报诚然品行高贵——但是在股票上市场上来不得,因为行情纸带不讲什么义气,更有甚者,它不奖励为人忠诚。当然我意识到,即使我当时心里明白,也不会换一种做法。我不会仅仅因为自己想要做股票交易就下得了这份狠心。然而,生意永远是生意,我的生意是当一名投机者,而投机者始终应该把自己的个人判断付诸实践。

  • 我离开了威廉森记,试了试其他经纪行的营业厅。在其中每一家我都是赔钱的。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因为我所做的乃是强市场所难,强迫它给予我它本无义务给予我的——也就是说,挣钱的机会

  • 问题不在于我是不是丧失了把握市场的能力,而是在这4个令人沮丧的年头里挣钱的机会简直不存在。我为了生活依然拼命工作,力图积攒一笔本金,然而,到头来反而是负债越积越重。等到我因为不愿意欠朋友们更多债务而主动停止交易之后,我转而通过帮助他人管理账户来糊口,他们相信我了解这个行当,即使在平淡市道中也能击败市场。我从利润中提成一定百分比作为自己服务的报酬——要是有任何利润的话。这就是我当时的活法。嗨,我说的是,靠这样支撑下来。

  • 1916年,我净赚了大约300万美元,先是随着牛市行情的持续尽情做多,然后在熊市行情开始后放手做空(图14.1)。前面曾说过,你没有必要和市场哪一边山盟海誓白头偕老。

  • 最好牢记,实际上在所有股票的所有上涨行情中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操纵的情形,这类上涨行情往往都是内部人精心策划的,其目的,并且是唯一的目的,便是尽可能以最好的价格卖出股票

  • 在以不具名的董事或内部人的权威名义发表的利好文章中,占压倒性多数向大众传递的都是不可靠的和误导性的信息。公众因为接受这类半官方意味因而貌似可信的说法,年复一年损失了巨万美元。

  • 杰西·利弗莫尔的股票交易规则 买上涨中的股票,卖下跌中的股票。 不要天天交易。只有行情明显看涨或看跌的时候才交易。交易方向与总体市场保持一致。总体市场上涨,做多;总体市场下跌,做空。 交易步调必须与时间价格关键点相协调。 等市场变化证明你的观点后再交易;交易则兵贵神速。 如果交易有利润,继续持有;如果交易有亏损,从速了结。 当事态明朗原来从中获利的趋势已经终结时,了结交易。 做股票就做领头羊——走势最强的那一个。 绝不平摊亏损的头寸,比如说某个股票已经被套还继续买进。 绝不追加保证金,干脆平仓认赔。 股价创新高,买进做多;股价创新低,卖出做空。 股票下跌就放手,别炒股炒成股东。 绝不因股价太高而不可买进;绝不因股价太低而不可卖出。 看法千错万错,市场永远没错。 盈利最多的交易往往一开头就有账面利润。 没有百发百中的交易规则。

股票大作手
home
github
archive
category